特洛伊人的胜利,阿伽门农试探希腊人

威尼斯人官网,宙斯突然改变了主意。“你们听着,”第二天清晨,他对前来圣山开会
的诸神和女神们说,“今天有谁胆敢帮助特洛伊人或者希腊人,我就把他扔
入塔耳塔洛斯地狱,那深度如同天地间的距离。然后我再锁上地府的铁门,
使他永远也回不了圣山。如果你们怀疑我是否有力量做到,那么你们可以试
一试:用一根金链拴住天宫,然后一齐用力拉,看看是否能把我拉到地上。
相反,我可以把你们连同大地、海洋全都拉上来,并将链条系在奥林匹斯圣
山上,让大地永远吊在半空。”
神衹们听到宙斯愤怒的话,吃了一惊。但宙斯却乘着他的雷霆金车,
驶往爱达山去了,那里有他的圣林和祭坛。他坐在高高的山顶上,威严地俯
视下方的特洛伊城和希腊人的营地。他看到双方士兵正在忙碌,准备战斗。
特洛伊人数量不如对方多,可是他们也在踊跃备战,他们明白这一仗关系着
他们父母妻儿的安危。不久,城门大开,他们的军队呐喊着冲了出来。早晨,
双方杀得难解难分,互有伤亡,但还是不分胜负。到了中午,太阳当空时,
宙斯将两个死亡的筹码放在黄金的天秤的两端,在空中称,希腊人的这一边
朝下倾斜,而特洛伊人的一边却高高地向天空举起。
宙斯立即用一道闪电落在希腊人的军队中间,宣告他们命运的改变。
这个凶兆威慑着希腊人,英雄们都感到沮丧。伊多墨纽斯,阿伽门农,甚至
连两位埃阿斯都坚持不住了。只有年迈的涅斯托耳仍在前线。帕里斯一箭射
中他的马,这匹马惊恐地直立起来,然后倒在地上打滚。涅斯托耳挥舞宝剑
正想割断第二匹马的缆绳时,赫克托耳驾着战车朝他猛扑过来。如果不是狄
俄墨得斯及时赶来,这位高贵的老人必定会有生命危险。狄俄墨得斯大声劝
阻奥德修斯不要逃跑,但劝阻不了他。于是他来到涅斯托耳的马前,将涅斯
托耳的马交给斯忒涅罗斯和欧律墨冬,然后把老人抱上了自己的战车,朝赫
克托耳驶去。他向对方投去他的矛,虽没有打中赫克托耳,却刺穿了御者厄
尼俄泼乌斯的胸膛。眼看着朋友死在自己身旁,赫克托耳十分悲痛。他让他
躺下,唤来另一个御者,又朝狄俄墨得斯冲了过来。
宙斯知道,赫克托耳如果跟堤丢堤的小儿子较量,那一定会丧命。他
一死,战局就会发生变化,希腊人就会在当天攻破特洛伊。宙斯不愿意这事
发生,他随即朝狄俄墨得斯的车前扔去一道闪电。涅斯托耳吓得连缰绳都从
手上滑掉,他大声喊道:“狄俄墨得斯,快逃跑!
你没看到宙斯不让你今天取得胜利吗?”
“你说得对,”狄俄墨得斯回答说,“可是,我只要想到赫克托耳将来在
特洛伊人的大会上说:‘堤丢斯的儿子在我面前吓得逃回去了。’心里就非常
生气!” 涅斯托耳不以为然,他说:“不管赫克托耳如何嘲笑你,特洛伊的男男
女女是不会相信的。你在战场上杀掉了他们无数的朋友和丈夫,他们能说你
是懦夫吗?”他一边说,一边掉转了马头。赫克托耳立即追了上来,他大声
喊道:“堤丢斯的儿子,希腊人在会议或宴席上都对你推崇备至,将来,他
们会看不起你,把你看成一个胆小鬼!攻占特洛伊并把我们妇女用船运走的
希腊英雄中一定没有你了!”
听到这种尖刻的嘲笑,狄俄墨得斯犹豫着,思考再三,想掉转马头,
和嘲笑自己的人较量,但宙斯也一连三次从爱达山上扔下炸雷。因此,他决
定还是逃跑。赫克托耳在后面紧追不舍。
赫拉看到这一切,万分焦急,想说服希腊人的保护神波塞冬,援救希
腊人,但没有成功,因为波塞冬不敢违抗兄长的意志。这时,希腊人兵败如
山倒,纷纷逃回营地,上了战船。如果不是赫拉鼓励阿伽门农把惊慌失措的
希腊人重新集合起来,赫克托耳一定会攻入营地,放火焚烧战船。阿伽门农
走上奥德修斯的大船,它远远高出其它战船之上。阿伽门农披着闪闪发光的
紫金战袍,站在甲板上,看着下面营房里的希腊人一片慌乱逃跑的景象大声
喊道:“可耻啊!你们的勇气到哪儿去了?我们居然输给了一个人,赫克托
耳一个人就把我们打退了。他马上会焚烧我们的战船,啊。宙斯啊,别让特
洛伊人在这里征服我吧!别让我遭万人唾骂,成为千古罪人吧!”说到这里,
阿伽门农声泪俱下。万神之父怜悯他,从天上给希腊人显示了吉兆,这是一
头雄鹰翱翔在天空中,爪下抓着一只幼鹿,将它扔在宙斯的神坛前。
丹内阿人看到这吉兆,又鼓起勇气,重又聚集起来,顽强抵抗蜂拥而
来的敌人。狄俄墨得斯从战壕里跳出来,冲在前面,正好碰上特洛伊人阿革
拉俄斯,狄俄墨得斯一枪刺中想转身逃跑的阿革拉俄斯的后背。阿伽门农和
墨涅拉俄斯随后跟上来,紧接着是两位埃阿斯,伊多墨纽斯,迈里俄纳斯和
欧律皮罗斯。第九个上来的是透克洛斯,他由异母兄弟大埃阿斯的盾牌保护
着,弯弓搭箭,射倒了一个又一个特洛伊人。他在射倒了八个人后,又瞄准
赫克托耳射去一箭。箭射偏了,却射中了普里阿摩斯的私生子戈尔吉茨翁。
透克洛斯又向赫克托耳射去一箭,但阿波罗让箭偏离了目标,它射中了驾车
的御者阿尔茜泼托勒摩斯。赫克托耳忍着悲痛,让他的朋友躺在车上。他叫
来第三个人为他驾车,然后凶猛地向透克洛斯冲去。透克洛斯正要弯弓搭箭,
被赫克托耳用一块尖利的石块砸在锁骨上,筋也断了,一只手僵硬地靠在踝
骨旁,双膝弯曲着跪在地上。埃阿斯连忙伸出盾牌挡住兄弟,直到又来了两
个人,才把呻吟不已的透克洛斯抬离了战场,送上大船。
宙斯又鼓起特洛伊人的勇气。赫克托耳发出雷鸣般的吼声,瞪着一双
直冒火星的眼睛,追击着希腊人。希腊人惊恐万状地逃跑,痛苦地祈求神衹

宙斯想起他对海洋女神忒提斯作过的暗示,为此,他派遣梦神来到阿
伽门农的营房,国王正在熟睡。梦神变作涅斯托耳的模样,站在国王床头。
在所有的长老中,国王最喜欢最尊重涅斯托耳,他在朦胧中听到涅斯托耳对
他说:“怎么,阿特柔斯的儿子,你还在睡觉吗?掌管全军的人不应该睡得
那么久。听从我的建议吧,我是宙斯派来的使者。他命令你集合亚各斯军队,
现在已到了征服特洛伊的时候了。神衹已作出决定,让特洛伊城毁灭。”
阿伽门农惊醒后,立即起床。他穿上衣服,扎紧鞋子,肩上背着宝剑,
手中执着王杖,大步朝战船走去。他命令传令官到每一座营房里召集军队,
并通知王子们到涅斯托耳的船上开会。阿伽门农说:“朋友们,你们听着!
神衹刚才赐梦给我,梦中一个酷似涅斯托耳的人告诉我,宙斯已决定让特洛
伊城毁灭。由于阿喀琉斯的愤怒而焕散了军队的斗志,让我们试试看能不能
重新鼓动他们走向战场。我要亲自试试他们,我先用言语劝他们上船,离开
特洛伊海岸。然后你们散布在士兵中,动员他们留下来。”
阿伽门农说完后,涅斯托耳站起来对王子们说:“如果是别人对我叙述
这个梦,我会斥责他撒谎,而且不去理睬他。可是现在说这话的人是我们希
腊人的最高统帅。我们应该相信他,并照他的计划行事!”
涅斯托耳离开了会场,阿伽门农和其他的王子们也跟着他来到人群簇
拥的广场上。喧哗声渐渐地平静下来。阿伽门农站在人群中间,撑着国王的
权杖,开始说道:
“亲爱的朋友们,集合在这儿的丹内阿民族的战士们!残暴的宙斯欺骗
了我们,从前他曾郑重地允诺我可以征服特洛伊,得胜回国。但现在他陷入
困境,命令我不体面地返回亚各斯,我们战死的人算是白白地牺牲了。当我
们的后代子孙听说伟大的希腊人对付这么弱小的敌人都不能取胜时,那会感
到耻辱的。当然,特洛伊人有许多强大的同盟军,阻止我们不能如心中所想
的那样攻占他们的城池。战争已打了九年,我们船只上的木板已开始腐烂,
缆绳也在断裂。我们的妻子儿女在家中热切地盼着我们。所以,现在我们最
好还是服从神意,上船启航,返回祖国。”
阿伽门农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他们像阵风似的朝战船飞奔而
去,搅得尘土飞扬。他们互相鼓励,要把战船拖入大海。这边他们在拉垫在
船下的横木,那边在疏通军营通向大海的水道。
奥林匹斯圣山上支持希腊人的神衹们看到这种场面也感到惊异。赫拉
敦促雅典娜降到地上,阻止亚各斯人奔逃。帕拉斯·雅典娜听从吩咐,
从奥林匹斯圣山上飞降到希腊人的军营中。她看到奥德修斯静静地站在自己
的战船前面,不想去移动他的船。这时女神走近他,现出原形,亲切地对他
说:“你们真的想逃走吗?难道你们真的愿意把荣誉留给普里阿摩斯,把海
伦留给特洛伊人吗?为了海伦,多少希腊人远离故乡。不,聪明而高贵的奥
德修斯,你当然不能忍受这种耻辱!别再犹豫了!快去运用你的智慧和辩才,
阻止他们吧!”
听到女神的话,奥德修斯扔下身上的披衣,急步朝乱成一团的士兵们
走去。他的传令官欧律巴特斯拣起他的披衣,匆匆地跟了上来。奥德修斯遇
到每一个迎面走来的王子或贵族,就对他说:“难道你也像懦夫一样想逃跑
吗?你们应该安静下来,也叫别人安静下来。你知道阿特柔斯的儿子心里到
底在想什么,难道他不是在试探一下希腊人吗?”当他在路上看到士兵们闹
闹嚷嚷时,便生气地举起他的权杖挥打他们,并粗暴地威胁说:“混蛋!别
乱动,回到原地去。听听别人的话!我们希腊人不能个个都当国王!群龙无
首,这没有什么好处,宙斯把权杖交给了一个人,其他人就该听从他的指挥!”
奥德修斯激昂的声音传遍全军,士兵们终于被劝阻离开了战船,仍回
到集合的广场。大家安静下来,这时只听到一个人的叽里呱啦的说话声,他
是忒耳西忒斯。他仍像平常一样说着怨恨的话,责备和反对国王和王子们。
他是到特洛伊来的希腊人中生得最丑的一个:斜眼,跛脚,驼背,尖脑袋,
一头的乱发。这个爱捣乱的家伙特别让阿喀琉斯和奥德修斯痛恨,因为他常
常有意无意地诽谤他们。但这一次他却责备军队的统帅阿伽门农。“阿特柔
斯的儿子,你还抱怨什么?”他尖着嗓门说,“你还要什么呢?你的帐篷里
不是塞满了金银财宝和美女吗?你在这里过得多快活,多舒服啊,我们却被
你搞惨了,说不出的烦恼和苦闷。
还不如乘船回家去。让他一个人留在特洛伊吞食战利品,聚敛财富吧!”
他又挑拨说,“他曾经侮辱了英勇的阿喀琉斯,强占了他的战利品!但这个
没有骨气的珀琉斯的儿子没有胆量,否则,这个暴君早就没命了!”
奥德修斯听到这些话走到他面前,厌恶地看着他,然后举起权杖狠狠
打在他的背上和肩膀上,大声斥责道:“你这个流氓,我要是再听到你胡说
八道,不剥光你的衣服,把你痛打一顿,让你哭着回到船上去,我就不是人,
也不是忒勒玛科斯的父亲!”忒耳西忒斯被打得蜷缩着身子,肩上和背上血
迹斑斑。他痛得大喊大叫,气呼呼地跑掉了。在场的每个人用肘碰着旁边的
人,开心地笑着,都为这个无耻的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高兴。
奥德修斯站在他的战士们的面前,旁边站着变为传令兵的雅典娜,叫
大家静下来。奥德修斯举起王杖,要在场的人注意,然后对他们说:“朋友
们,再忍耐一段时间。你们一定还记得我们离开奥里斯港时所得到的预兆。
那时候我们在一棵茂密的槭树下向神坛摆百牲大祭。我感到这好像发生在昨

狄俄墨得斯增加了三倍的勇气和力量,他像猛狮一样奋勇冲杀。他一
枪刺中阿斯堤诺俄斯的肩膀,使他倒在地上;又用长矛戳穿了庇戎,并打死
了欧律达玛斯的两个儿子,打死了弗诺珀斯的两个儿子,接着又把普里阿摩
斯的两个儿子克洛弥俄斯和厄肯蒙从战车上打下来,剥下了他们的盔甲,他
手下的士兵则把缴获的战车送上了战船。
普里阿摩斯国王的女婿埃涅阿斯是一名勇敢的战将,他眼看着特洛伊
人在狄俄墨得斯的打击和杀戮下渐渐后退,便冒着飞蝗一般的乱箭跑到潘达
洛斯那儿,大声对他说:“吕卡翁的儿子,你的弓,你的箭,你的荣誉都到
哪里去了?那个人杀害了这么多特洛伊人,如果他不是化身为人的神衹,你
就应该将他射死!”潘达洛斯回答说:“他如果不是神衹,那他必是堤丢斯的
儿子狄俄墨得斯,我还以为已将他射死了。大概有一个神衹保护了他,而且
仍然在援助他!我真是一个不幸的人!我已经射中了两个希腊首领,可是没
有能够把他们射死。
他们变得更加狂暴。真的,大概我是在最不吉利的时辰带着弓箭来到
特洛伊城前的!”
“别灰心丧气!”埃涅阿斯鼓励他说,“快上我的战车。”潘达洛斯跃身上
车,站在埃涅阿斯身旁。两个人驾着快马,朝狄俄墨得斯飞驶而去。狄俄墨
得斯的朋友斯忒涅罗斯看到他们冲了过来,便朝他的朋友大喊一声:“两位
勇敢的人朝你奔来了,他们是潘达洛斯和埃涅阿斯。埃涅阿斯是一个半神的
英雄,他是阿佛洛狄忒的儿子!我们还是驾车逃走吧,你的勇敢和力量是对
付不了他们的!”
狄俄墨得斯阴沉地看了他一眼,回答说:“别对我说什么害怕不害怕!
逃避战争或胆怯地退却,那不是我的性格。我要徒步去迎击他们!如果我杀
死了他们,你就随后过来,把埃涅阿斯的骏马当作战利品牵着送回船去。”
他正说着,潘达洛斯的枪已朝他掷过来,穿过他的盾牌,却被他的铠甲挡了
回去。“没有投中啊!”狄俄墨得斯对正在欢呼的特洛伊人大叫,同时投出了
手中的枪,射中对方的颌骨。潘达洛斯从车上翻倒在地,他的马惊逃而去。
埃涅阿斯跳下战车,像头勇猛的雄狮站在自己伙伴的身边,准备歼灭
任何敢于碰他朋友的人。狄俄墨得斯从地上抓起一块巨石,那是两个普通人
都难以搬动的,而他却高高举起,猛击埃涅阿斯的腿骨。埃涅阿斯痛得失去
知觉,跌倒在地。如果不是女神阿佛洛狄忒即刻跑来,一把抱住儿子,用自
己的袍子把他裹住,离开了战场,那他一定给打死了。斯忒涅罗斯缴下了埃
涅阿斯的战车和战马,送回战船,然后又驾驶着自己的战车回到狄俄墨得斯
的身旁。狄俄墨得斯认出了女神阿佛洛狄忒,于是穿过混乱的战场,追上了
带着儿子的女神。这英雄用枪奋力朝她投去,枪尖刺破了女神的手腕,她的
手上滴出了鲜血。受了伤的阿佛洛狄忒痛得尖声叫喊,带在身边的儿子滚落
到地上。她急忙去找她的兄弟阿瑞斯。战神阿瑞斯正坐在战场的左边。“噢,
兄弟哟,”她恳求道,“把马车借给我,让我回奥林匹斯圣山去。
我的手受了伤,疼痛难熬。是狄俄墨得斯那个凡人伤害了我。我相信
他也敢于反抗我们的父亲宙斯的。”
阿瑞斯把战车借给他。阿佛洛狄忒驾车来到奥林匹斯圣山,哭着扑进
了母亲狄俄涅的怀里。她抚慰女儿,领她来见父亲。宙斯含着微笑接见了她,
对她说:“你不是掌管战争的料,我可爱的女儿,你还是去主管婚礼,把厮
杀留给战神去管吧!”姐姐雅典娜和赫拉却在一旁嘲笑地看着她,讥讽地说:
“怎么回事啊?也许是那个漂亮而不忠的希腊女人把阿佛洛忒狄吸引到特洛
伊去了,在那里她一定抚摸了海伦的衣裳,把手在衣扣上划破了!”
同时,在下界的战场上,战斗越趋激烈。狄俄墨得斯朝着埃涅阿斯扑
了上去,他三次使劲地给他以致命的打击,但是三次都被愤怒的阿波罗神用
盾牌挡住。当他第四次冲过去时,阿波罗可怕地朝他怒喝一声:“你这个凡
人,不要放肆地和神衹对抗!”
听到这话,狄俄墨得斯感到羞惭而畏惧,即刻退了下来。阿波罗带着
埃涅阿斯离开了混乱的战场,回到他在特洛伊的神庙,交给他的母亲勒托和
他的姐妹阿耳忒弥斯精心照料。阿波罗并没有忘记在英雄埃涅阿斯刚才躺下
的地方制造一个假像,特洛伊人和希腊人都在为那个假像激烈争夺。然后,
阿波罗吩咐战神阿瑞斯,把胆敢与神衹作对的无耻之徒,堤丢斯的儿子,从
战场上清除出去。战神变成色雷斯人阿卡玛斯混在乱哄哄的战士中,来到普
里阿摩斯的儿子们跟前,斥责他们说:“王子哟,你们让那个希腊人杀戮到
何时呢?难道你们想让战场逼近到特洛伊的城下吗?你们不知道埃涅阿斯已
经躺下了吗?来吧,让我们从敌人的手中救出我们的高贵的伙伴!”
阿瑞斯重新激起了特洛伊人的战斗热情。吕喀亚国王萨耳佩冬跑去找
赫克托耳,对他说:“赫克托耳,你的勇气到哪儿去了?不久前你夸口:即
使没有同盟军,没有士兵,光靠你们几个兄弟和姐丈妹夫就能保卫特洛伊城。
但我没有看见他们中有一个在战场上,他们像野狗看到雄狮一样缩在后面,
逼得我们同盟军不得不单独作战。”
赫克托耳被这番谴责深深地打动了。他挥舞着长矛,跑下战车,大步
从军中走过,鼓励士兵们冲击。他的几个兄弟和其他的特洛伊人即刻转向敌
人冲去。阿波罗也让埃涅阿斯恢复了健康和力量,把他送上战场。他突然毫
无伤痛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们都向他欢呼,可是谁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