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同学少年,带徒经验

图片 1

图片 2

“教学相长”这是中国古老祖宗们教导我们的。我们只管自学,不教别人,这个心量太小了,也会障碍自己很多问题不能突破。“使骄且吝,其余则不足观也”,人如果傲慢、吝啬,不肯成就别人,怕别人超过自己,孔子说其余则不足观也,即使有成就也是不是真正的成就。

图1、赖德全与同学赴北京考察

冯叔文,1981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美术系

23岁那年,我第一次给县里各瓷厂的彩绘人员培训“以印代画”的操作方法,办了三期,每期一个月。在第一期的培训班中我挑选了两个比较好的学生做助手,让他们指导后两期培训班的实践操作,我发现学生们有了承担的责任,进步特别快。同时学员们年龄相仿,以学生带学生的办法,他们交流起来更方便。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们再来问我。有时候学员提出来的很多疑难来问我,我都没有想到,这就激励我好好去查资料,再好好的去跟长辈、师傅们请教,其实学生教了我很多东西,促进了我不断提升。

赖德全,1981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美术系

当年考进陶瓷职工大学的学员,大部分是年轻人,心里都怀着一股追求理想,努力学习的拼搏劲。年轻人聚在—起学习,画画,虽然硬件设施破烂不堪,但是心里却很愉快,或许现在的青年一辈,会觉得那样的生活有些乏味枯燥,而我们可是非常珍暗。

通过写生训练了自己的基本功,这些年来我也体会到学习不能贪多,要突破一点,一点通了,其他就能迎刃而解。在女婿的瓷厂组建时,当时没有什么彩绘人员,我就开班培训了60多个学生。这些学生很多没有美术基础,大部分是乡下上来的。为了能让他们在较短的时间里打下扎实的基本功,我挑选了一张比较好的白描稿,三个月里学生每天都是临摹这张画稿,教他们如何用线,告诫他们要循序渐进,切忌贸然速成。有的孩子为了提高晚上会自觉练到12点才肯睡觉,渐渐的培养了他们的耐心和定力。等他们有一定功底了,就开始在泥坯上的工艺练习。这个过程很枯燥,也很艰苦,不断重复勾勒一张图稿,但却能让学生当下最好、最快、最直接的掌握工艺绘制,用最短的时间得到最大的收获,几年下来,很多的学生都成了各厂的骨干力量,有的获得国家大师的荣誉。

我想,陶瓷职大留给景德镇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培养了我们对艺术的执着的探索精神和相互汲取、相互协作的精神,这种学术精神是今天我们能走向成功永恒的凝聚力。我衷心感谢我的母校!

人生最重要的转折

我总结自己一生是“在传统中学工艺中练,沉下去;在自然中悟时代中立,走出来”的过程,在教学上我也对学生提出“学、练、悟、立”的阶段性要求。对基础很好的学生,除了“学”,我更注重“导”。启发他的思维,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名门之后

我读陶瓷职工大学之前是在光明瓷厂上班,由于家庭成分不怎么好的关系,总感觉人生道路有些昏暗,似乎看不到明亮的前景。正在徘徊苦闷的时候,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开始招生了。这一消息不啻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简直是来挽救我人生的。紧紧握住命运的方向盘,拼命一搏。第一届招生竞争相当激烈,报考景德镇陶瓷职大的人就多达300多人,最后只录取了30多个人,我幸运地考取了,人生开始明亮起来。

人生在世能活一百年的不多,时间很短促,提拔后人,栽培后人,成就后人,全心全力帮助下一代,做好传承,我认为这是最伟大的事业。这样的一生才没有白来,才过得有意义、有价值。

我从事陶瓷艺术创作,并获得一定的成就,与我的家庭渊源有很大关系。我应该属于名家后代,着名陶瓷艺术家张志汤是我的外祖父,他是景德镇陶瓷学院最早的教授之一,陶院美术系第一任系主任。我的母亲也是陶院的专业实习老师,从事粉彩教学多年,如今很多陶瓷艺术家及大师,都曾经是他们的学生。

画着画着,就唱起来

外祖父张志汤于清朝末年出生,8岁时入门学绘瓷画,至南昌后绘彩瓷。后受宫廷画家郎世宁影响,善绘骡马,形态逼真,姿态生动。当时多与”珠山八友”配制成堂瓷画。他喜绘工笔山水,以构图严谨、笔法工细而着称于世,是早年景德镇杰出的陶瓷画家之一。1959
年被景德镇市政府授予“陶瓷美术家”称号,上世纪60年代,他还被选为全国劳动模范。

当年考进陶瓷职工大学的学员,大部分是年轻人,心里都怀着一股追求理想,努力学习的拼搏劲。年轻人聚在一起学习,画画,虽然硬件设施破烂不堪,但是心里却很愉快,或许现在的青年一辈,会觉得那样的生活有些乏味枯燥,而我们可是非常珍惜。我记得,同学们在教室里画画,画着画着,就有几个活跃的同学突然哼起歌曲,哼到兴致高涨的时候,还会跳起舞来,一下子就把原本有些寂静的气氛带动起来。我们当年唱的也是流行歌曲,比如《白毛女》,反正也是流行什么唱什么的,拿到现在来说,我们也是时髦青年呢。一边画,一边跳,惹得许多同学也附和,一边画,一边哼着小调,这样的场景即使过去了整整三十年,也还会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现,画着画着,就唱起来,跳起来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