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德新处长会见以色列客人,湖南桂阳县黄田两处炼铜遗址调查

  今年年初,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对浦口区星甸园区一处项目地块进行了前期勘探,并对勘探发现的地下遗迹展开考古发掘,共发掘西汉、东汉晚期及宋代墓葬37座,出土遗物200余件。根据墓葬方向和排列方式,初步推断为一处汉代家族墓地,为认识星甸地区汉代社会物质文化面貌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

   
2010年12月3日上午,丛德新处长会见了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at the Hebrew University in
Jerusalem)罗宾诺维奇(Eliezer
Robinovich)教授和以色列大使馆文化学术及省际事务主任潘立文(Ran
Peleg)先生。

  2018年4月28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牵头,联合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郴州市文物处、桂阳县文管所等单位,根据以往工作积累的线索,针对桂阳县雷坪镇舂陵江江畔的黄田村两处较大冶炼遗址进行专项调查(图一)。

图片 1

   
罗宾诺维奇教授介绍了希伯来大学高等研究院的概况,目前该研究院主要从事三个方面的活动,第一个方面是学术团队,每个团队八名团员,一半学者来自以色列,
另一半学者来自以色列以外;团队建立的主旨和学术领域包含面极广,涵盖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重要门类,团队的建立可由世界各地的任何人自由提案,通过学术委员会评议制度进行审批运行。第二个方面是组织各种会议和研讨会,第三个方面包含了若干学院,对博士研究生进行后期课程研究的资助。

图片 2

图一(右一):考古现场发掘的西汉墓葬。图二(左上):墓葬出土的陶质香薰。图三(左下):墓葬出土的陶器。南京市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一 桂阳县两处炼铜遗址位置图

  南京市考古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批墓葬分布较为集中,大多数是西汉时期的土坑墓,少量为东汉晚期和宋代的砖室墓。从发掘情况来看,这批西汉墓葬均为竖穴土坑结构,平面呈长方形,个别墓葬发现有墓道。

图片 3

  一、盘家遗址

  根据墓葬方向和排列方式,墓葬群大致分为南北两组,北边一组呈西南—东北走向,南边一组呈西北—东南走向。其中,南边一组有三座墓葬规模较大且带有斜坡墓道,由此可以判断,这处家族墓地的规划有一定主次或等级区分。

 

  位于雷坪镇盘家自然村北面,在舂陵江东岸,距舂陵江约100米,原始地貌应该是一个朝向舂陵江的缓坡。遗址沿着舂陵江大体呈南北向分布,南北约长250米,东西约长200米,面积约5万平方米(图二)。遗址地表都为炉渣堆积,没有树木生长,炉渣堆积非常集中,但厚薄不一,最厚处约7米。矿渣堆积部分是原生堆积,局部被后期扰乱。炉渣多数为片状、块状,少数呈碗状或长舌条状(图三)。调查还发现碎矿石臼、青花瓷片(图四)、陶罐残片、陶盖残片、炼锌冶炼罐等遗物。

  由于年代久远,现场发掘出土的葬具大多腐朽,通过遗迹现象辨认,这批墓葬多为一椁一棺结构,少数为一椁二棺。随葬品以陶器为主,还有铜、铁、石等质地遗物,大多放置在椁内棺外。随葬品的器物类型包括陶罐、陶瓿、陶鼎、陶壶、陶盒等,一些土坑墓中还随葬有矛、剑等器物。据考古人员推测,这批家族墓的墓主人可能为西汉时期的低级官吏,或是生活较为富裕的平民。

   
丛德新处长介绍了我所的历史、规模、组织机构和目前正在开展的主要学术活动和研究动向。

图片 4 

  其中,一个墓葬内出土了两枚印章,可惜印文漫漶不清,有待进一步识别研读,来寻找墓主身份的相关线索。

   
双方会谈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建立合作关系及其具体内容。罗宾诺维奇教授提出了四点建议:1.每年安排一到两名学生或学者做短期交流,参与对方的考古发掘工作;2.
为博士研究生提供为期1年的进修机会和资金支持;3.以色列在文物保护和科技考古方面比较先进,他们建议在此领域内加强联系,共同进步;4.在某些涉及到文化交流和影响的领域内加强合作。

图二 盘家遗址航拍照

  相比这批西汉时期的土坑墓,现场发现的东汉晚期和宋代的砖室墓均损毁严重,结构缺失不全。东汉晚期墓葬多为单室,其中一座为前后两室,随葬有铜钱、陶器、铜镜等。

   
丛德新处长对罗宾诺维奇教授富有建设性的建议表示赞同,他表示会将这些建议如实转达给我所领导,并进行仔细磋商,建议从目前比较容易入手的人员交流学习、文物保护和科技考古等方面开始双边合作。双方就进一步联系和交流内容进行了初步探讨。

图片 5

  该负责人介绍,星甸街道位于长江北岸,北依老山山脉,正处于江淮间一处交通孔道上。据史料记载,该地区在汉代属于九江郡全椒县管辖。此次发掘出土的汉代墓葬形制与中原地区的面貌一致,由此可以证实,该地区是南京周边较早开发的区域之一,对研究南京及周边汉代建置及历史变迁有重要价值。

   
本次会谈是我所第一次与中东国家的科研机构建立联系。希伯来大学高等研究院在国际学界享有崇高声望,学术环境优秀,一直以来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学者加入团队或参与会议。罗宾诺维奇教授非常期待能与中国的考古学界建立合作关系,同时这也是我所实行“走出去”战略过程中富有开创性的一步。

图三 盘家遗址块状炉渣

(图文转自《南京日报》2018年8月1日A12版)

图片 6

 

图四 盘家遗址采集青花瓷片

  在调查的1万平方米面积的遗址范围内较为均匀地分布有四五处较为平整的台面,台面高度不一,由红色黏土填筑,一般厚约10厘米,较厚可达28厘米,这些台面应该是当时的工作面。遗址的一处断面上还发现有红色黏土填筑的两层工作面,上下间隔1米左右。该遗址的形成可能是先在靠近江边的台地上冶炼,随着炉渣逐渐堆积,逐步向上扩展。一个工作面,可能对应着一个作坊区。

  经过简单勘探,发现冶炼炉3个。炉1位于遗址中心部位一处较大断面处,断面高5.5米,炉底之下高3.5米,炉底之上有2米炉渣堆积覆盖。该炉只保留一角,残长1.2米,残宽0.6米,残高0.7米。炉底与一工作面平行相接,清理出工作面长约5米、厚约25厘米,由红色黏土、砖块、炉渣混合铺筑而成。炉子由砖平铺砌筑,大部分使用完整砖块,长24、宽14.5、厚6.5米,砖已烧成红色。炉底部未见明显烧结面。距炉子后部(一侧),用残砖垒砌后部护围,间隔0.2米。炉内壁烧结严重,呈黑灰色。

  炉2和炉3位于另一台面上,由炉渣、砖块、红色黏土堆筑而成。呈南北向,炉口朝东。南北长3、东西宽2.6米,呈土包状,开口于炉渣之下。两炉并排排列,大小接近,炉2长1.3、宽0.8、残高0.66米,炉3长1.07、宽0.86、残高0.6米。两炉的顶头(东端)炉壁用残砖砌筑,砌筑不甚规整,南北两侧都为炉壁烧结,炉内为红黄白色填土。

图片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