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透斯

酒神巴克科斯,又叫狄俄尼索斯,是宙斯和塞墨勒的儿子,即卡德摩
斯的外孙,他被封为果实神,又是首先种植葡萄的神。
狄俄尼索斯是在印度长大的。不久,他离开了养育和庇护自己的诸位
仙女,去各地旅行,向世人传授种植葡萄的技术,并要求人们建立神庙来供
奉他。他对待朋友宽厚大方,但是对不相信他是神衹的人却常常施以残酷的
惩罚。不久,狄俄尼索斯声名传遍了希腊,并传到他的故乡底比斯。那时候,
卡德摩斯已经把王国传给彭透斯。彭透斯是泥土所生的厄喀翁与阿高厄的儿
子。阿高厄是酒神巴克科斯母亲的妹妹。彭透斯侮慢神衹,尤其憎恨他的亲
戚狄俄尼索斯。所以,当酒神巴克科斯带着一群狂热的信徒来到那里,并准
备对底比斯的国王阐述神道时,彭透斯却顽固地不听年老的盲人占卜者提瑞
西阿斯的警告和劝说。当有人告诉他,底比斯城内的许多男人、妇女和女孩
子都追随赞美新来的神衹时,彭透斯愤怒极了。
“是什么使你们发了疯,竟成群结队地追随他?你们尽是些懦弱的傻瓜
和疯癫的女人,你们难道忘记你们的英雄的祖先了?你们难道甘愿让一个娇
生惯养的男孩征服底比斯吗?他是一位图虚荣的懦夫,头上戴着一个葡萄藤
花环,身上穿的不是铠甲,而是紫金的长袍。他不会骑马,是个逃避每场战
斗的懦夫。你们一旦清醒过来,就会看到,他实际上跟我们一样是个凡人。
我是他的堂兄弟,宙斯并不是他的父亲。他的显赫的教仪全是虚假的一套!”
他骂骂咧咧地说。接着他又转过脸来,命令仆人们把这一新教的教主给抓起
来,套上脚镣手铐。
彭透斯的亲戚和朋友们听了他傲慢的语言和命令大吃一惊,十分害怕。
他的外祖父卡德摩斯也摇着白发苍苍的头,表示反对。可是一切劝说却更加
激怒了彭透斯。 这时候,派去执行任务的仆人都头破血流地逃了回来。
“你们在什么地方遇到了巴克科斯?”彭透斯愤怒地大声问道。
“我们根本没有看到巴克科斯。我们抓了他的一个随从,他好像跟随他
的时间并不长。”仆人们据实回答。
彭透斯仇恨地瞪着抓来的人,大声同道:“该死的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父母亲是谁,家住何方?为什么信奉新的教仪?”抓来的人无所畏惧,平静
地回答说:“我叫阿克忒斯,家乡在梅俄尼恩。我的父母亲都是普通人,既
没有牲口,也没有土地。父亲只教我用钓竿钓鱼,因为这套本领就是他的财
富。后来我学会开船,熟悉天象、观察风向,并且知道哪里是最好的港口,
我成了一个航海者。有一次,船在开往爱琴海提洛斯岛的时候,到了一处不
知名的沙潍。我从船上跳下来,一个人躲在岸边过了一夜。第二天,我迎着
朝霞爬上一座山地,试试风力、风向。这时候,我们船上的伙伴们也纷纷上
岸。我在回船的途中遇上他们,只是他们还牵着一个男孩,他们是在无人的
荒滩上制服这个男孩的。男孩长得很英俊,像女孩儿一样漂亮,他好像渴醉
了酒,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跟睡着了似的,很难跟上大家的步伐。
“‘哪位神隐藏在这个孩子的心里?’我问众人。
“‘不知道,我们肯定他是一位天神。’
“‘不管你是谁,’我继续说,‘我请求保佑我们一切顺利!原谅那些将你
带走的人吧!’ “‘你在嘀咕什么?’一名船员叫了起来,‘别向他作祷告吧!’
“别的人也嘲笑我,我根本无法与他们对阵。他们中间一个最年轻最壮
实的小伙子,其实是个凶狠的杀人犯,作案后逃亡出来,他抓住我的衣领,
把我朝水里扔去。我如果不是偶然抓住船上的一根绳索,肯定会淹死。这时
候,大家七手八脚地把男孩拖上大船,他躺在那里,像是睡熟了。后来,他
被大家叫醒,于是来到船员中间,大声问道:‘你们为什么大声喧哗?我怎
么会来到这里?你们要把我送到哪儿去?’
“‘你不用害怕,’有一个阴险的船员回答说,‘告诉我们你愿意去的港
口,我们将按照你的心愿,把你一直送到那里。’
“‘好吧,’男孩说,‘请你们把船开往那克索斯岛,那里是我的故乡!’
“这批骗人的水手假心假意地答应他,并且吩咐我立即扬帆,准备启程。
那克索斯岛位于我们的右边。可是当我升帆时,他们却向我眨眼低声说:‘你
这个笨蛋,你在干什么?你难道疯了吗?向左!’
“‘我不明白,那请你们换一个人来执行命令!’说完我就退到一边。
“‘好像航行真的离不开你似的!’一个粗暴的人嘲弄地说,同时走上前
来,升起船帆。就这样,那克索斯在右边,船却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男孩
似乎这时才发现他们的骗局,他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在后甲板上眺望着大海。
他佯装绝望的样子,哀求着:‘呵,水手们,你们答应把我送到那克索斯,
现在行驶的方向错了!你们这批人欺骗一个孩子,那是没有道理的。’水手
们只是嘲笑般地看着他和我,手上不停地划桨,没有改变方向。突然,船抛
在海上,一动也不动了,好像搁浅似的,不管水手们如何用桨划水,都无法
前进。一会儿,葡萄藤缠住了船桨,藤蔓攀上了桅杆。
“巴克科斯——原来男孩就是他,神采奕奕地站在那里,前额束着葡萄
叶做成的发带,手中握着缠着葡萄藤的神杖,在他的周围伏着猛虎、山猫和

太阳神的宫殿,是用华丽的圆柱支撑的,镶着闪亮的黄金和璀灿的宝
石。飞檐嵌着雪白的象牙,两扇银质的大门上雕着美丽的花纹和人像,记载
着人间无数美好而又古老的传说。
一天,太阳神福玻斯的儿子法厄同跨进宫殿,要找父亲谈话。他不敢
走得太近,因为父亲身上散发着一股炙人的热光,靠得太近他会受不了。
福玻斯穿着古铜色的衣裳。他坐在饰着耀眼的绿宝石的宝座上,在他
的左右依次站着他的文武随从。一边是日神、月神、年神、世纪神等;另一
边是四季神:春神年轻娇艳,戴着花项链;夏神目光炯炯有神,披着金黄的
麦穗衣裳;秋神仪态万千,手上捧着芬芳诱人的葡萄;冬神寒气逼人,雪花
般的白发显示了无限的智慧。有着一双慧眼的福玻斯正襟危坐,正要发话,
突然看到儿子来了。儿子看到这天地间威武的仪仗正在暗自惊讶。
“什么风把你吹到父亲的宫殿来了,我的孩子?”他亲切地问道。
“尊敬的父亲,”儿子法厄同回答说,“因为大地上有人嘲笑我,谩骂我
的母亲克吕墨涅。他们说我自称是天国的子孙,其实不是,还说我是杂种,
说我父亲是不知姓名的野男人。所以我来请求父亲给我一些凭证,让我向全
世界证明我确是你的儿子。”
他讲完话,福玻斯收敛围绕头颅的万丈光芒,吩咐年轻的儿子走近一
步。他拥抱着儿子,说:“我的孩子,你的母亲克吕墨涅已将真情告诉了你,
我永远也不会否认你是我的儿子,不管在什么地方。为了消除你的怀疑,你
向我要求一份礼物吧。 我指着冥河发誓,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法厄同没有等到父亲说完,立即说:“那么请你首先满足我梦寐以求的
愿望吧,让我有一天时间,独自驾驶你的那辆带翼的太阳车!”
太阳神一阵惊恐,脸上流露出后悔莫及的神色。他一连摇了三四次头,
最后忍不住地大声说:“哦,我的孩子,我如果能够收回诺言,哪该多好啊!
你的要求远远超出了你的力量。你还年轻,而且又是人类!没有一个神敢像
你一样提出如此狂妄的要求。因为除了我以外,他们中间还没有一个人能够
站在喷射火焰的车轴上。我的车必须经过陡峻的路。即使在早晨,马匹精力
充沛,拉车行路也很艰难。旅程的中点是在高高的天上。当我站在车上到达
天之绝顶时,也感到头晕目眩。只要我俯视下面,看到辽阔的大地和海洋在
我的眼前无边无际地展开,我吓得双腿都发颤。过了中点以后,道路又急转
直下,需要牢牢地抓住缰绳,小心地驾驶。甚至在下面高兴地等待我的海洋
女神也常常担心,怕我一不注意从天上掉入万丈海底。你只要想一下,天在
不断地旋转,我必须竭力保持与它平行逆转。因此,即使我把车借给你,你
又如何能驾驭它?我可爱的儿子,趁现在还来得及,放弃你的愿望吧。你可
以重提一个要求,从天地间的一切财富中挑选一样。我指着冥河起过誓,你
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可是这位年轻人很固执,不肯改变他的愿望,可是父亲已经立过神圣
的誓言,怎么办呢?他不得不拉着儿子的手,朝太阳车走去。车轴、车辕和
车轮都是金的。车轮上的辐条是银的,辔头上嵌着闪亮的宝石。法厄同对太
阳车精美的工艺赞叹不已。不知不觉中,天已破晓,东方露出了一抹朝霞。
星星一颗颗隐没了,新月的弯角也消失在西方的天边上。现在,福玻斯命令
时光女神赶快套马。女神们从豪华的马槽旁把喷吐火焰的马匹牵了出来,马
匹都喂饱了可以长生不老的饲料。她们忙碌地套上漂亮的辔具。然后父亲用
圣膏涂抹儿子的面颊,使他可以抵御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把光芒万丈的太阳
帽戴到儿子的头上,不断叹息地警告儿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使用鞭子,
但要紧紧地抓住缰绳。马会自己飞奔,你要控制它们,使它们跑慢些。你不
能过分地弯下腰去,否则,地面会烈焰腾腾,甚至会火光冲天。可是你也不
能站得太高,当心别把天空烧焦了。上去吧,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抓住
缰绳吧!或者——可爱的儿子,现在还来得及重新考虑一下,抛弃你的妄想,
把车子交给我,使我把光明送给大地,而你留在这里看着吧!”
这个年轻人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话,他嗖的一声跳上车子,兴冲冲地
抓住缰绳,朝着忧心忡忡的父亲点点头,表示由衷地感谢。
四匹有翼的马嘶鸣着,它们灼热的呼吸在空中喷出火花。马蹄踩动,
法厄同让马儿拉着车辕,即将启程了。外祖母忒提斯走上前来,她不知道外
孙法厄同的命运,亲自给他打开两扇大门。世界广阔的空间展现在她的眼前。
马匹登上路程飞速向前,奋勇地冲破了拂晓的雾霭。
马匹似乎想到今天驾驭它们的是另外一个人,因为套在颈间的辄具比
平日里轻了许多,如同一艘载重过轻、在大海中摇荡的船只,太阳车在空中
颠簸摇晃,像是一辆空车。后来马匹觉察到今天的情况异常,它们离开了平
日的故道,任性地奔突起来。
法厄同颠上颠下,感到一阵颤栗,失去了主张,不知道朝哪一边拉绳,
也找不到原来的道路,更没有办法控制撒野奔驰的马匹。当他偶尔朝下张望
时,看见一望无际的大地展现在眼前,他紧张得脸色发白,双膝也因恐惧颤
抖起来。他回过头去,看到自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程,望望前面,路途更
长。他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呆呆看着远方,双手抓住缰绳,
既不敢放松,也不敢过分拉紧。他想吆喝马匹,但又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惊
慌之余,他看到星星散布在空中,奇异而又可怕的形状如同魔鬼。他不禁倒
抽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松掉了手中的缰绳。马匹拉动太阳车越过了天空的

腓尼基王国的首府泰乐和西顿是块富饶的地方。国王阿革诺耳的女儿
欧罗巴,一直深居在父亲的宫殿里。一天,在半夜时,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梦见世界的两大部分亚细亚和对面的大陆变成两个女人的模样,在激烈地
争斗,想要占有她。其中一位妇女非常陌生,而另一位,她就是亚细亚,长
得完全跟当地人一样。亚细亚十分激动,她温柔而又热情地要求得到她,说
自己是把她从小喂养大的母亲;而陌生的女人却像抢劫一样强行抓住她的胳
膊,将她拉走。“跟我走吧,亲爱的,”陌生女人对她说,“我带你去见宙斯!
因为命运女神指定你作为他的情人。”
欧罗巴醒来,心慌乱地跳个不停。她从床上坐起,刚才的梦还清晰地
浮现在眼前,跟白天的真事一样分明。她呆呆地坐了很久,一动也不动。“天
上哪一位神,”她寻思着,“给我这样一个梦呢?梦中的那位陌生女人是谁
呢?我是多么渴望能够遇上她啊!她待我是多么慈爱,即使动手抢我时,还
温柔地向我微笑着!但愿神衹让我重新返回到梦境中去!”
清晨,明亮的阳光抹去了姑娘夜间的梦景。一会儿,和她年岁相仿的
许多姑娘都聚扰过来,同她游戏玩耍。显然她们都是显赫家庭的女儿。她们
陪她散步,并把她引到海边的草地上,这是姑娘们乐意聚会的地方。海边,
鲜花遍地,美不胜收。姑娘们穿着鲜艳的衣服,上面绣着美丽的花卉。欧罗
巴穿了一件长襟裙衣,光彩照人。衣服上用金丝银线织出了许多神衹生活的
景致,这件价值无比的衣服还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杰作。善于呼风唤雨、常
常引起地震的海神波塞冬曾把这件衣服送给利彼亚,那时他们正在热恋之
中。后来,这件衣服成了传家宝,传到儿子阿革诺耳手上。欧罗巴穿上漂亮
的衣服,楚楚动人。她跑在同伴的前头,奔到海边的草地上。草地上鲜花怒
放,格外芬香。姑娘们欢笑着散了开来,采摘自己喜欢的花朵,有的摘水仙,
有的摘风信子,有的寻紫罗兰,有的找百里香,还有的喜欢黄颜色的藏红花。
欧罗巴也很快发现了她要找的花。她站在几位姑娘中间,双手高高地举着一
束火焰般的红玫瑰,看上去真像一尊爱情女神。
姑娘们采集了各种鲜花,然后围在一起,坐在草地上,大家动手,编
织花环。为了感谢草地仙子,她们把花环挂在翠绿的树枝上献给她。
宙斯为年轻的欧罗巴的美貌深深地打动了。可是,他害怕妒嫉成性的
妻子赫拉发怒,同时又怕以自己的形象出现难以诱惑这纯洁的姑娘,于是他
想出了一个诡计,变成了一头公牛。那是怎样的一头公牛啊!它不是普普通
通、背着轭具、拉着沉重大车的公牛,而是一头膘肥体壮、高贵而华丽的牛。
牛角小巧玲珑,犹如精雕细刻的工艺品,晶莹闪亮,像珍贵的钻石。额前闪
烁着一块新月型的银色胎记。它的毛皮是金黄色的,一双蓝色明亮的眼睛燃
烧着情欲,流露出深深的情意。当然,宙斯在变形前,已经把赫耳墨斯叫到
跟前,吩咐他做一件事。“快过来,我的孩子,我的命令的忠实执行者,”他
说,“你看到腓尼基王国了吗?你快下去,把在山坡上吃草的国王的牲口统
统赶到海边去。”赫耳墨斯立即鼓动翅膀,飞到西顿的牧场。他把国王的牲
口从山上一直赶到草地,赶到阿革诺耳的女儿欧罗巴快乐地采集鲜花、编织
花环的地方。可是赫耳墨斯不知道,他的父亲宙斯已经变成公牛,混在国王
的牛群中。 牛群在草地上慢慢散开,只有神衹化身的大公牛来到山坡的草地上,
欧罗巴和一群姑娘正坐在这里嬉戏。公牛骄傲地穿过肥沃的草地,可是它并
不咄咄逼人,也不叫人感到可怕,它好像很温顺,很可爱。欧罗巴和姑娘们
都夸赞公牛那高贵的气概和安静的姿态,她们兴致勃勃地走近公牛,看着它,
还伸出手抚摸它油光闪闪的牛背。公牛似乎很通人性,它越来越靠近姑娘,
最后,它依偎在欧罗巴的身旁。欧罗巴吓了一跳,不禁往后倒退几步。当她
看到公牛只是驯服地站在那里,又壮着胆子走上前来。把手里的花束送到公
牛的嘴边。公牛撒娇地舐着鲜花和姑娘的手。姑娘用手拭去公牛嘴上的白沫,
温柔地抚摸着牛身,她越来越喜欢这头漂亮的公牛,最后壮着胆子在牛的前
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公牛发出一声欢叫,这叫声不像普通的牛叫,听起来
如同是吕狄亚人的牧笛声,在山谷回荡。公牛温顺地躺倒在姑娘的脚旁,无
限爱恋地瞅着她,摆着头,向她示意,爬上自己宽阔的牛背。
欧罗巴着实高兴,呼唤她的女伴们。“你们快过来,我们可以坐在这美
丽公牛的背上。
我想牛背上坐得下四个人。这头公牛又温顺又友好,一点也不像别的
公牛。我想它大概有灵性,像人一样,只不过不会说话!”她一边说,一边
从女伴们的手上接过花环,挂在牛角上,然后壮着胆子骑上牛背,她的女伴
们仍然犹豫着不敢骑。
公牛达到目的,便从地上跃起,轻松缓慢地走着,但仍使欧罗巴的女
伴们赶不上。当它走出草地,一片光秃秃的沙滩展现在面前时,公牛加快了
速度,像奔马一样前进。欧罗巴还没有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公牛已经
纵身跳进了大海,高兴地背着他的猎物游走了。姑娘用右手紧紧地抓着牛角,
左手抱着牛背,海风吹动着她的衣服,好像张开的船帆。她非常害怕,回过
头张望着在远方的故乡,大声呼喊女伴们,可是风又把她的声音送了回来。
海水在公牛身旁缓缓地流过,姑娘生怕弄湿衣衫,竭力提起双脚。公牛却像
一艘海船一样,平稳地向大海的远处游去。不久海岸消失了,太阳沉入了水
面。在夜色朦胧中,惊恐不安的欧罗巴除了看到波浪和星星外,什么也看不
到,她感到十分孤寂。
公牛驮着姑娘一直往前,在游泳中迎来了黎明,又在水中游了整整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