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李心草发文悼念,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原标题:希特勒接班人上位后的腐败生活,腰围直线上升,酷爱化妆和美甲

原标题: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去世 六小龄童李心草发文悼念

原标题:易评估: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我们在翻阅希特勒留下的影像时,经常能发现他身边站着一个大胖子——赫尔曼·威廉·戈林。别看他胖,戈林在一战中可是著名的“王牌飞行员”,并且创立了臭名昭著的秘密警察机关“盖世太保”。戈林原本没那么胖,是因为中枪后靠吗啡减缓痛苦,健壮的身体也渐渐转为肥胖,不过这也跟他腐败的生活分不开关系。

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去世

图片 1

图片 2

六小龄童悼念

易评估: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二战中的德军制服非常帅气,希特勒身边的将领也大多一直穿着单调的军装。唯独戈林不是,他对制服有着自己的想法。随着戈林的腰围直线上升,他的衣服只得不断更新,因此他的四座豪宅中的壁橱都被各式衣服装满了。戈林不仅衣服多,还经常一天换个三四套衣服出现,这方面比其他将领勤快多了。

李心草悼念

——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体会

图片 3

9月7日晚,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去世,新浪娱乐向盛中国好友刘诗昆独家求证获悉,盛老常年患有心脏病且已住院一段时日,昨晚是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离世。关于其后事处理方面,家人尚在讨论中。

毫无疑问,毛泽东同志1936年12月发表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篇著作是研究战争与战略问题的,而且“含金量”非常之高,其中“战争”一词出现272次之多,而“战略”一词也出现了126次。如果我仅仅这样说开去,那就无异于废话了。在此我想说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顶天立地、浩罕无垠,以我所学未能及其中之万一,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之后,我更加深切地感到,这篇著作就是美国净评估的源泉,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经典理论。其实,对此我已在不同场合从多个角度论证和表达过,但是在“9.9”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还要系统地再说一回。这篇著作第一章开宗明义“如何研究战争”,在结尾之处又明确讲到“以上是我们的方法”。而这“方法”一词,在该章竟出现了9次(通篇14次)之多。什么方法呢?我以为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因为其中“打胜仗”、“大胜仗”、“胜仗”等词语仅在该章就出现了9次(通篇18次)之多,而相应的“打败仗”和“败仗”等词语亦出现了9次(通篇14次)。换言之,这篇著作主要解决的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问题。众所周知,净评估是美国、美军保持和增强核心竞争力的利器,并在一些国家(或地区)受到热捧,似乎高不可攀。然而,它却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某些部分进行结构化、规范化、工程化的“美国式表达”。表达的好坏,那是另一回事了。但是照此推理下去,理想状态的净评估,应该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了。为此,我从以下两个方面谈点个人体会。

二战爆发后,希特勒在国会上正式宣布戈林为其接班人。戈林的腐败生活开始了,如果说戈林化妆、美甲、喷香水的习惯还算是爱美之心的话,那他喜爱宝石的习惯就是奢侈了。戈林口袋里通常要装满宝石才安心,手上也得带着亮瞎眼的宝石戒指。其私人豪宅更不用说了,里面装满了他到处收刮而来的各国国宝、名画古玩。

盛中国去世后,其圈中好友纷纷发文悼念,六小龄童留言道,“世界小提琴界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净评估概念的理论源泉或根基在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图片 4

责任编辑:

或者说,《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和经典理论,就是净评估之“名”与“实”的直接来源。早在研习净评估之初,我就发现了这一现象。后来有领导和同事建议我在美国净评估的“中国化”问题上多下功夫,更加激起了我对这一现象的关注和思考。当然,在内部一些场合小范围讨论时,也有一些同事和朋友告诫说这样“太牵强附会了”。有的甚至说,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南辕北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有鉴于此,当时我就没有贸然在更大范围传播。但是无论如何,这已成为我最大的心事,总也放之不下,在有意无意中又陆陆续续查证了一些资料,并请教了一些领域专家。后来,我注意到台湾地区学者潘东豫博士在其著作《净评估:全面掌握国家和企业优势》中,明确讲到净评估发展的“七个历史期”,特别是涉及到马列的辩证法,而美国相关净评估文献和学者亦高度认可净评估的辩证特性。同时,我也注意到在我境内,学界公认军事辩证法发展的代表人物依序是孙武、克劳塞维茨、马克思和毛泽东。在此情况下,我才正式展开了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比较研究,并于2013~2014年间,开始非常谨慎地将初步研究成果反映在内部讲课、学术报告和公开文章中。现在看来,虽然个人成长过程中有些道理说也说不清楚,总有这方面或那方面的缺失或遗憾,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有客人到访时,戈林习惯带着客人在自家猎场中打猎,早上还通常穿着丝绸衣裳跟客人共进早餐。由于地位显赫,对吗啡上瘾的他也不用顾忌金钱,对吗啡的依赖原来越严重。而且戈林自己对于前来贿赂他的人来者不拒,身材也就越来越膨胀了。

(一)净评估之“名”与“实”均出自《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图片 5

现在来看,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通篇讲到的理论无不与净评估密切相关,我们可以从众多角度和层次去比较和研究。我这里仅仅要说的是,其中一段精彩论断,最为集中地阐述了净评估的“名”与“实”。即:“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的和必要的侦察手段,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相关内容及内涵,在他后续发表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中还有更进一步的精辟阐释,并在《论持久战》中作了非常经典的运用。我少时也曾读过几遍,但并不了解其中之深意。比较研究之后突然发现,美国净评估不过是其“冰山一角”,美国人恰似以“半部《论语》治天下”。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杀,他在遗嘱中解除了戈林职务和接班人资格,并痛斥戈林“德国空军之所以失败,完全是戈林的责任。”二战结束后,戈林被盟军抓获并判以绞刑,不过他自己在行刑前一天晚上服毒自杀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就是美国“净评估”之“净”的来源。美国人基于当时中美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不便直接引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这个8个字,或嫌其过长,就在此基础上搞出一个“净”字来,并对“净评估”之“净”作出种种解释、赋予种种内涵,以致于弄巧成拙,而让初涉净评估者不知因由、摸不着头脑。其实事情原本非常简单的,如果说这8个字就是“净”的话,那么“净”主要就是“净化”和“净值”与“精炼”和“提纯”的意思。

责任编辑:

我注意到,原空军指挥学院苏恩泽教授在其《战略新宠——净评估》一文中就说:“净评估,即纯评估,是相对‘毛评估’而言的,是除去假象和虚象、挤掉水分之后的评估。”美国学者保罗·布瑞肯(Paul
Bracken)在《净评估:一份实践指南》中也说到:“这就像是商业活动的净利润,是把成本从毛收入中扣除以得到净收入。净评估以同样的方法把红、蓝双方的行动都纳入考虑的范围,它得出一个在竞争情势下全面的‘净’评估结果。”

我还注意到,有据可查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最早(1951年8月31日)组织的净评估活动,就是要评估苏联打击美国本土的“净能力”,其最早(1953年1月31日)的专职净评估机构——特别评价(1955年后改称净评价)子委员会的使命,就是一年一度地评估苏联对美国核袭击可能造成的“净影响”(或影响的净结果)。

不仅如此,最近(2015年9月14日),美国兰德公司发布的《中美军事计分卡:兵力、地理、力量平衡的变化(1996~2017)》研究报告,其中“净效果”“净收益”“净影响”“净变化”“净结果”“净能力”“净平衡”等词语就有16处之多,足见美国“净评估”源于对“净化”和“净值”的追求,是“旨在得到净结果”的那种评估。

对此,台湾地区有学者基于两岸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亦不便直接引用毛泽东“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话,遂无可奈何地从《四库全书》中搬出“去芜存菁”一词来替代,“意即将一个复杂的命题,透过机会、威胁、优势、弱势的分析评估后,所提炼出来的一个核心的关键因素与具体结论。”仅就“净”字而言,应该说大意还是不错的。但是联系整个净评估概念来看,着实差的太远了。至于有的学者借以“举要删芜”来替代,那就差得更远了。

2.“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就是净评估方法论的根本主张。对于“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毛泽东在这里只是一笔带过并未展开论述,因为在文章的开头他就说了:“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其实,这也是他一贯的主张,学习理解这8个字,需要从他各时期的相关著作中找感觉。

我注意到,他早在1930年发表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就讲到:“看事情必须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分析方法。”简言之,就是要从现象到本质。七年半之后,他在1937年发表的《实践论》一文中又讲到:“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这就把它上升到了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高度。而在随后发表的《矛盾论》中,他又进一步讲到:“因为一切客观事物本来是互相联系的和具有内部规律的,人们不去如实地反映这些情况,而只是片面地或表面地去看它们,不认识事物的互相联系,不认识事物的内部规律,所以这种方法是主观主义的。”进而又讲到了主客观的一致性问题。

就分析与评估方法来讲,“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跟“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一样,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则。所谓“由此及彼”,就是由这一现象联系到那一现象。意思是,分析事物不能孤立地看一种现象,而应把复杂事物联系起来进行全面考察,层层深入。所谓“由表及里”,即认识由浅入深,由了解事物的表面现象到了解事物的本质。“由此及彼”与“由表及里”是紧密关联、互为基础、不可或缺的两个环节或两个方面。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就指出:“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即把事物的发展看做是事物内部的必然的自己的运动,而每一事物的运动都和它的周围其他事物互相联系著和互相影响著。”强调通过认真地调查与注重研究,准确地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把零散的信息系统化,把粗浅的认识深刻化,抓住关键、找到规律、看到本质。

我注意到,美国国防部的净评估定义强调其目的是“确认与识别需要高层防务官员注意的问题和机遇”,达此目的他们就必须“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研究。我感到,从某种意义和程度上讲,净评估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某些部分,如“全局观”、“重心与关键论”、“动态发展说”、“决策周期论”、“战争规律与战略指导规律论”等所作的解读。结合这篇著作来讲,就是对“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的展开。

简单说来,原则一“广域比较”,就是由此一领域到彼一领域,由局部到整体、由整体到局部;原则二“关注态势”,就是由此状态到彼状态、由过去到现在、由现在到未来、由已知到未知;原则三“结合场景”,就是由此条件到彼条件、由此结果到彼结果、由特殊到一般、由一般到特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四“确认效能”,就是由输出到输入、由短暂到长远、由此阶段到彼阶段、由此项目到彼项目、由此效能到彼效能;原则五“解析效率”,就是由此方式到彼方式、由此损益到彼损益、由此费用到彼费用;原则六“考察多方”,就是由现实对手到潜在对手、由此方到彼方、由自我到盟友、由我方到敌方、由敌人到敌人的敌人、由双边到多边、由此平衡到彼平衡;原则七“突出诊断”,就是由感性到理性、由现象到本质、由问题到机遇、由趋势到原因、由原因到原因背后的原因。

全面地说,这些原则就是美国人基于对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以及《实践论》和《矛盾论》等光辉著作的学习理解,并结合现代技术发展,从中抽取出来的几条规则。这种做法虽然限缩了原著的思想内涵,但是它通过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的结构(框架)化、指标化、规范化和美国化(通俗化)等工程化处理,也使得美国一般的评估者能够更容易理解、把握和运用。应该说,经过七十多年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美国人已经成功地把它融入到西方国家安全和军事的话语体系,或者说据此建成了一套共同的战略语言。

3.“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就是净评估的核心实质。我理解,研究
“双方的对比”,主要是作静态的比对,找出双方力量上(数、质量及结构等)的差异化或平衡与不对称。当然,双方的这种平衡与不对称也要在动态中考察。研究“相互的关系”,主要是作动态的衡量,着力分析双方行为模式(理论准则及运用等)的差异,研究双方相互作用的方法和形式、状态和趋势、以及可能的结果。二者加在一起,就是既作静态的比对、又作动态的衡量,既作定性的比较、又作定量的比较,既要比较差异、又要权衡差异可能产生的作用和影响。再看净评估,它无外乎也是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通过比较国家及其盟国与其潜在竞争对手在与军事平衡紧密相关的各领域的综合态势,对国家所处的安全环境进行全面性的、最终性的和描述性的分析评估,并在此基础上预测未来军事竞争的发展趋势,协助政府和军队高层拟定相应战略规划。

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等经典著作,我更加深切地感到,毛泽东对孙武的“知彼知己”是倍加推崇的,而“知彼知己”恰恰就是美国净评估的“基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