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夜晚到天明,射箭比赛

珀涅罗珀也觉得现在是布置射箭比赛的时候了。她手中拿着一把带有象牙柄的铜钥匙,由女仆们陪着,来到后库房,那是奥德修斯储藏财宝的地方。她看到钉子上挂着一张硬弓和一个箭袋,便伸手把两样东西取了下来。他睹物思人,不禁伤心地流下了眼泪。她让女仆拿着弓和箭袋离开了库房。珀涅罗珀一直走进大厅,要求求婚人安静,然后对他们说:“你们这些求婚人请听着,凡想得到我的人,都必须作好准备,我们将举行一种比赛!这里有我丈夫的一张硬弓,那里依次排着十二把斧头。不管谁,只要能拉弓一箭射过十二把斧头的穿孔,就可娶我为妻,我也将随他同去。”
安提诺俄斯立即说:“各位求婚人,来吧,让我们进行这场比赛吧。当然,拉动这张硬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像奥德修斯那样健壮。”他一边说,一边却幻想自己拉开弓,一箭穿过了斧孔。
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来说:“好吧,诸位求婚人,你们将要进行一场在希腊尚无先例的比赛,为了得到全希腊最美丽的妇人。当然我不必再多费口舌称赞我的母亲了。现在张弓射箭吧!我愿意参加比赛。如果我赢了,我的母亲就可以永远留在家里了!”说着,他丢下紫金披风,解下宝剑!在大厅的地上划了一道小沟,把斧子依次插在地上,然后把土培上踩紧。他做完这一切,便拿起硬弓,站在大厅的门槛上,连续拉了三次,但都失败了。他刚想拉第四次,父亲对他使了一下眼色,他只得放下了硬弓。“神衹在上,”他大声喊道,“也许我无力,也许我年轻,所以拉不动弓。现在轮到其他人了,你们比我有力,就来试试吧!”
安提诺俄斯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朋友们,那就开始吧!”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勒伊俄得斯,他是唯一不满求婚人胡作非为的人,厌恶他们在餐饮时放肆的吵闹。他从容地走近门槛,试着拉,但没有拉开。“还是让别人来试试吧,”他大声说,“我不是合适的人选!”说完,他把弓和箭袋靠在门旁,两只手却累得举不起来了。求婚人一个个地试着拉弓,但都失败了。
最后,只剩下安提诺俄斯和欧律玛科斯两人。

王后向外乡人道了晚安,便离开了。奥德修斯在女仆欧律克勒阿给他铺的床褥上躺下。
她用厚厚的羊皮铺在生牛皮上,又在奥德修斯躺下后在他身上盖了一件长袍作被子。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轻浮的女仆们跟求婚人在嬉闹,还不时从他的床前走过。奥德修斯强忍住怒火,自我安慰说:“我的心啊,忍着吧,你已经忍住许多苦难了!”可是他仍然不能入睡,因为他在考虑复仇的计划,他担心他们人多势众,制服不了他们。
这时,雅典娜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来到他的床前,俯下身子,对他说:“你为什么这样沮丧而怯懦呢?一个人可以依赖一个人间的朋友,何况我是一个女神呢。我曾经答应过保护你,现在即使有天大的危险和艰难,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你。你可以放心地睡了。”说着,她轻轻地触了一下奥德修斯的眼皮,使他安静地睡着了。
清晨,宫殿里又喧闹起来。女仆们过来生了火。忒勒玛科斯穿好衣服,赶赴市场召集国民大会。一群家犬跟在他的身后,欧律克勒阿吩咐女仆们准备献祭和宴会。求婚人带来的男仆在院子里赶劈木柴。牧猪人送来了肥猪,并向他招待过的老朋友亲切问好。牧羊人墨兰透斯也送来了肥羊,将它们拴在圆柱上。他经过奥德修斯的面前时,嘲弄地说:“老乞丐,你还赖着没有走?我想,你大概要尝到我的拳头才走吧!”奥德修斯只是摇摇头,一声未吭。名言网:www.mrmy.org
现在,一个诚实的人走进宫殿,他就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他为求人送来一头牛和几只肥山羊。见了牧猪人,便问他:“欧迈俄斯,那个外乡人是谁啊?他很像我们的国王奥德修斯。”说完,他又朝奥德修斯走去,向他问候,说:“外乡人,你好像很不幸,但愿你将来会幸福!我刚看到你,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因为你使我想起了奥德修斯,他现在也许衣衫褴褛,在各地流浪,像个乞丐一样。我在年轻时就为他放牛。可是,现在虽然牛羊成群,我却不得不把肥牛一头头地送给求婚人享用。我希望奥德修斯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些无赖。不然的话,我也许早就离开伊塔刻到别处去了。”
“牧牛人,”奥德修斯说,“看来你不是一个卑贱的人。我敢指着宙斯发誓,奥德修斯今天就会回来。你将亲眼看到他是怎样惩罚这些求婚人的!”
“但愿宙斯保佑,使你的话能实现。”牧牛人说,“到时候,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欧律克勒阿急忙来到女主人的内室,走到珀涅罗珀的床前,欣喜地唤醒正在熟睡的珀涅罗珀,并对她说:“可爱的女儿,快快醒来。你日夜盼望的人已经回来了!奥德修斯已经回来了!他已将那些让你担惊受怕的求婚人全都杀死了!”珀涅罗珀睡眼惺忪地说:“欧律克勒阿,你在说胡话吧?你为什么用这种话把我惊醒呢?”
“王后,请你别生气,”欧律克勒阿说,“他们在大厅里所嘲弄的那个外乡人,那个乞丐就是奥德修斯,其实,你的儿子忒勒玛科斯早就知道了,可是,在完成对求婚人的复仇之前,他必须保守秘密。”
这时,王后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抱住了老人,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这是真的吗?如果奥德修斯真的在宫里,他一个人怎能对付得了那么多的求婚人?”
“这我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欧律克勒阿回答说,“我们女仆都被关在内廷。后来,你的儿子来叫我时,我看到你的丈夫正站在一堆尸体中间。现在尸体已拖出去了。我把整个房子用硫磺熏了一遍。你不用怕,可以去了。”
“那么,让我们去吧!”珀涅罗珀说,她因满怀着恐惧和希望而颤抖。她们走出大厅。
珀涅罗珀默默地站在奥德修斯的面前,炉火在熊熊燃烧。奥德修斯垂着头,看着地上,等待她先说话。王后又惊又疑,仍然没有开口。过了一会儿,她好像觉得那是她的丈夫,但又感到他仍是一个外乡人,一个衣服破烂的乞丐。忒勒玛科斯忍不住了,几乎是恼怒地,但仍然带着微笑地说:“母亲,你为什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坐到父亲身边去,仔细看看他,并且问他呀!哪有一个女人跟丈夫分别二十年后,看到丈夫回来,还像你这样无动于衷的?难道你的心硬似石头,没有感情吗?”
“呵,亲爱的儿子,”珀涅罗珀回答说,“我已经惊讶得呆住了。我不能说话,不能问他,甚至也不能看他!可是,如果这真的是他,是我的奥德修斯回来了,我们自会互相认识的,因为我们都有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标记。”奥德修斯听到这里,朝儿子转过身子,温和地微笑着说:“让你的母亲来试探我吧!她之所以不敢认我,是因为我穿了这身讨厌的破衣服。但我相信她会认出我的。现在,我们首先得考虑一下其他的事情。如果一个人在国内杀死了一个同族的人,那他就得弃家逃走,即使他的权势大,不怕有人来替死者复仇。现在,我们杀死了国内和附近海岛的许多年轻的贵族,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我们该怎么办呢?”
“父亲,”忒勒玛科斯说,“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这得由你作出决定。”
“我愿意告诉你们,”奥德修斯回答说,“最明智的办法应该是这样的:你,还有两个牧人,以及屋里所有的人,都应该先去沐浴更衣,而且要穿上最华丽的衣服。女仆们也该穿上最漂亮的衣服。然后,歌手弹琴奏乐。这时从门外走过的人一定以为我们这里还在举行庆宴。求婚人被杀的消息便不会传出去。同时我们准备到乡下的田庄去,以后的事,神衹一定会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不一会,宫里传出一片琴声和歌舞声,门外的大街上挤满了人,他们猜测说:“一定是珀涅罗珀选定了她的丈夫,宫里正在举行婚礼呢!”直到傍晚时,人群才渐渐散去。
奥德修斯在这段时间里沐浴更衣,并抹上香膏。雅典娜使他神采奕奕,矫健俊美,头上鬈发乌黑,看上去像神衹一样。他回到大厅,坐在妻子对面。
“真是奇怪的女人哟,”他说,“一定是神衹给了你一副铁石心肠。其他的女人,当她看到丈夫受尽折磨重回故乡时,肯定不会这样固执地不认她的丈夫。”
“不理解女人的男人哪,”珀涅罗珀回答说,“我不敢认你,既不是因为骄傲,也不是因为轻视。我清楚地记得,二十年前奥德修斯离开伊塔刻时的样子。好吧,欧律克勒阿,从卧室搬张床出来,铺上毛皮,让他就寝。”
珀涅罗珀这么说,想试探一下她的丈夫。但奥德修斯却皱起了眉头,看着她说:“你在侮辱我。我的床没有一个人能搬得动。它是我自己建造的,这里有一个秘密。在我们建造宫殿时,这地方中间有一棵橄榄树,粗大得像根柱子。我没有砍掉它,使这棵树正好在我卧室里。等墙砌好后,我削去枝叶,留下树干,上面盖上天花板。后来,我把树干磨得光洁,用它做了床的
一根支柱,又安上雕着花纹、镶着金银和象牙的床架,再用牛皮绳做成绷子。这就是我的床,珀涅罗珀!我不知道它是否还在那里。可是我知道,如果有人想搬动它,就得把橄榄树齐根锯断。”
珀涅罗珀听到他说出了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秘密,激动得双腿发抖。她哭泣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朝丈夫奔去,一把抱住他的脖子,连连吻着他,说:“奥德修斯哟,你永远是个最聪明的人。请别生我的气!不朽的神衹使我们遭受了多少苦难和厄运,因为我们年轻时生活欢乐,过分幸福,使他妒嫉了,请你不要怪我,没有立即温柔地投入你的怀抱,没有立即欢迎你。我的一颗可怜的心始终怀着戒备,担心有一个假冒的人来骗我。现在,我完全相信了,因为你说出了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的秘密!”奥德修斯高兴得心都在发颤,他也泪流满面,紧紧抱住可爱而忠贞的妻子。
这天晚上,夫妻两人互诉衷肠,各自谈起别后二十年的苦难。珀涅罗珀直到她的丈夫把他的漂流故事说完,她才平静下来。两人上床就寝,屋里笼罩着一片甜蜜温馨的气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