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勒玛科斯离开斯巴达,奥德修斯对儿子表明身份

就在这天早晨,忒勒玛科斯回到了伊塔刻。遵照雅典娜的吩咐,他叫水手们先进城去,自己则上岸去找牧猪人。他答应给水手们重赏,并在第二天设便宴招待他们。

女神帕拉斯雅典娜正等着欧迈俄斯离开草屋。他刚走,她便变为一个美丽的女人站在门口,不过她只让奥德修斯和猛狗看到她。猛狗并不吠叫,只是低声叫着跑到一边去了。女神向奥德修斯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会意并走到门外。雅典娜站在墙边,对他说:“奥德修斯,你现在不必向儿子隐瞒自己了。你应该和他一起进城去,我随后就来;因为我在心里也燃烧着一股怒火,很想惩罚这帮求婚人!”说着,女神用金杖在他身上点了点,即刻奇迹出现了,奥德修斯顿时变得年轻高大,像以前一样。他面色光润,双颊饱满,头发和胡须浓密。随后女神消失了。

帕拉斯雅典娜飞到斯巴达,在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宫殿里找到了从皮洛斯和伊塔刻来的两个青年。他们已经躺下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珀西斯特拉托斯正在酣睡。忒勒玛科斯却彻夜难眠,他在想念他的父亲。突然,他看到宙斯的女儿站在自己的床前。“忒勒玛科斯,”女神对他说,“你不能再远离故乡了,要知道,求婚人正在你的宫殿里整日挥霍你的财产。你必须辞别国王墨涅拉俄斯,赶快回伊塔刻去。否则,你的母亲就会被迫和求婚人结婚了。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正在劝她嫁给欧律玛科斯。欧律玛科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比别人献出更多的礼品,而且,还答应在结婚时授予妻子更多的财富。你赶紧回去吧!不过要记住:求婚人埋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上,他们想要杀害你。你必须绕道而行,并且只在黑夜里航行,神衹会给你送上顺风。你到达伊塔刻岛时,让你的同伴们赶快进城,而你则去寻找看管猪群的牧人欧迈俄斯,并在他那儿待到天明,然后派人告诉你的母亲珀涅罗珀,说你已经平安地回来了!”

“我的孩子哟,”忒俄克吕摩诺斯问忒勒玛科斯,“城里有谁会留我住下呢?我是否可以一直到你母亲的宫殿去?”“如果家里情况很正常,我会请你上宫殿去的。”忒勒玛科斯说,“可是现在求婚人会阻拦你,不让你进去。我的母亲深居内宫,也不会出来。”

奥德修斯又回到草屋,他的儿子惊讶地注视着他,以为遇到了神衹,便虔诚地垂下头,说道:“外乡人,你的模样突然变了。你一定是天上的神衹!让我向你献祭,请你保护我们!”“不,我不是神衹,”奥德修斯说,“你该认出我来,儿子,我是你的父亲!”说着,奥德修斯流着泪跑上前去,拥抱儿子,吻着他。忒勒玛科斯仍然不敢相信。“不,不,”他连连喊着,“你不是我的父亲奥德修斯!一定是凶恶的魔鬼在欺骗我,只是为了使我感到更失望。一个凡人怎么能以自己的力量改变面貌呢?”

女神说完话就消失了。忒勒玛科斯立刻唤醒珀西斯特拉托斯,对他说:
“快起来,套上车,让我们出发回去吧!”“怎么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睡眼惺忪地问,“现在深更半夜,等到天亮再出发吧。说不定国王墨涅拉俄斯在告别时会送给我们许多厚礼呢。”

他们正说着,一只雄鹰从面前飞过,它的利爪抓住一只鸽子。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把忒勒玛科斯拉到一旁,凑近他的耳朵,悄悄地说:“孩子,如果我的观察不错,这便是你们家庭的一种吉兆。别的人永远也不能统治伊塔刻。你们始终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我真的是你的父亲,”奥德修斯说,“我离家整整二十年,现在回到了故乡。我就是奥德修斯。是女神雅典娜先将我变为乞丐,然后又恢复了我的原形。对神衹来说,这是很容易的事。”

他们正在商量出发的事,不觉天已亮了。墨涅拉俄斯起来得比两个青年更早。忒勒玛科斯看到国王正在大厅里走动,便马上穿起紧身衣,披上披风,走了过来。他请求国王允许他当天回乡。墨涅拉俄斯友好地回答说:“亲爱的客人,如果你回乡心切,我自然不便留你。

忒勒玛科斯和忒俄克吕摩诺斯分别前又为他介绍自己可靠的朋友克吕蒂沃斯的儿子庇埃俄斯,在自己回城之前,由他接待这位预言家。

现在儿子鼓起勇气含着热泪,拥抱父亲。后来,忒勒玛科斯问父亲是怎样回到家乡的。

请略等片刻,让我将送给你的礼物装上你们的马车。另外,我吩咐女仆为你们准备早餐。”

说完,他挥手跟大家告别,步行到乡下去。这时,奥德修斯和牧猪人正在草棚里准备早餐,别的牧人忙着把猪赶出去。他们刚坐下来用早餐,突然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和狗吠声,但不是狂吠,倒好像是在迎接它们的主人。
“一定是个朋友或熟人来看你,”奥德修斯对牧猪人说,“这些狗对陌生人不会是这样的。”

奥德修斯长叹一声,把途中的险遇都告诉了儿子。最后,他说:“现在我到了这里,我的儿子。女神雅典娜要我们商量一个办法,杀死那些无耻的求婚人。你先把他们的名字告诉我,看看我们两人的力量是否可以对付他们,或者是不是该到附近去寻求援兵。”

墨涅拉俄斯说完,命人赶紧准备早饭。然后,他和王后海伦以及儿子墨伽彭忒斯来到库房。他挑出一只金杯,又让儿子取来一把美丽的银壶。海伦从箱内找出一件她亲自织造的最漂亮的衣服。三个人带着礼物向客人走来。墨涅拉俄斯送上金杯,墨伽彭忒斯献上银壶。海伦把衣服塞在他的手里,说:“亲爱的孩子,从海伦的手里接过这份礼物吧,作个纪念。你的未婚妻将穿着它参加婚礼。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把它保存在你的母亲的箱子里。祝愿你幸福地回到你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